建黨100周年
我為群眾辦實事
安全生產
視頻點播廣告
廣電寬帶

千秋偉業強基石(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學習問答(45))

?——關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保障

《人民日報》(2021年09月17日第 05版)

89.如何理解中央對香港、澳門的全面管治權?

2020年6月30日,在香港回歸23周年之際,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第49號主席令,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這是繼香港基本法之后中央專門為香港制定的第二部重要法律,這部法律從國家層面建立健全了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是中央行使對香港全面管治權的一個具體體現,是“一國兩制”事業的重要里程碑。

習言習語

香港、澳門回歸祖國后,處理這兩個特別行政區的事務完全是中國內政,用不著任何外部勢力指手畫腳。

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意志堅如磐石,我們絕不允許任何外部勢力干預香港、澳門事務!

中央對香港、澳門的全面管治權,是中央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享有的憲制權力。我國政府對香港、澳門恢復行使主權,就是恢復行使對香港、澳門的全面管治權。全面管治權與高度自治權在本質上是統一的。全面管治權是授權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的前提和基礎,高度自治權是中央行使全面管治權的體現。它們之間是源與流、本與末的關系。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權,而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務管理權。中央授予多少權力,特別行政區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所謂“剩余權力”。中央有權對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行使情況進行監督,有權依法對違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行為予以糾正。因此,在“一國兩制”實踐中,必須始終維護中央全面管治權,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將全面管治權和高度自治權對立起來;在任何情況下,特別行政區行使高度自治權都不得損害國家主權和全面管治權,更不能以高度自治權對抗全面管治權。

近年來,香港社會有些人鼓吹香港有所謂“固有權力”、“自主權力”等,否認或抗拒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香港特別行政區國家安全風險日漸凸顯。特別是在2019年出現的“修例風波”中,“港獨”、暴力恐怖等違法活動大量出現,一些外國和境外勢力也公然肆意插手香港事務,給國家主權、安全帶來嚴重危害,必須堅決依法打擊。鄧小平同志早在20世紀80年代就指出:“切不要以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來管,中央一點都不管,就萬事大吉了。這是不行的,這種想法不實際。”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面對香港基本法第23條本地立法遲遲沒有完成、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處于世所罕見的“不設防”狀況,中央果斷出手,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于2020年5月28日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于6月30日通過了香港國安法,為香港特區行政、立法和司法機關依法防范、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提供了有力制度保障,筑牢了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防控國家安全風險的制度屏障,成為維護香港穩定的“定海神針”。這再一次說明,維護和用好中央全面管治權是“一國兩制”方針全面準確貫徹落實的根本保障。

落實中央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全面管治權,要始終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依法行使憲法和基本法賦予中央的各項權力,完善中央對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任免制度和機制、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制度等。健全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對中央政府負責的制度,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施政。完善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同內地優勢互補、協同發展機制,為自身發展拓展新空間,增添新動力,借力破解經濟民生難題。加強對香港、澳門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教育、國情教育、中國歷史和中華文化教育,增強香港、澳門同胞國家意識和愛國精神。堅決防范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港澳事務和進行分裂、顛覆、滲透、破壞活動,確保香港、澳門長治久安。

中央行使對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不僅體現了國家主權至上的原則,也符合香港、澳門同胞的根本利益。要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針,把維護中央對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全面管治權和保障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起來,推動新時代“一國兩制”實踐在香港、澳門再譜新篇章,再創新輝煌!

90.如何理解只有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才是人間正道?

寥廓星空,璀璨河漢。宇宙只有一個地球,人類共享一個家園,各國同處一個世界。珍愛和呵護共有家園、實現人類的和平與發展,是自古以來人類社會的美好愿望。從我國古代的協和萬邦、天下大同,到古希臘的奧林匹克精神……一個個對世界和平發展的美好構想在歷史上留下了鮮明的印記。今天,世界正站在一個新的歷史起點上。習近平總書記以深邃的歷史眼光和博大的天下情懷,深入思考“建設一個什么樣的世界、如何建設這個世界”等關乎人類前途命運的重大課題,提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習近平外交思想的重要內容,是當代中國對世界的重要思想和理論貢獻,產生日益廣泛而深遠的國際影響,成為中國引領時代潮流和人類文明進步方向的鮮明旗幟。

人類命運共同體,顧名思義,就是每個民族、每個國家的前途命運都緊緊聯系在一起,應該風雨同舟,榮辱與共,努力把我們生于斯、長于斯的這個星球建成一個和睦的大家庭,把世界各國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變成現實。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就是要堅持對話協商,建設一個持久和平的世界;堅持共建共享,建設一個普遍安全的世界;堅持合作共贏,建設一個共同繁榮的世界;堅持交流互鑒,建設一個開放包容的世界;堅持綠色低碳,建設一個清潔美麗的世界。建設這樣的美好世界,反映了人類社會的共同價值追求,匯聚了世界各國人民對和平、發展、繁榮向往的最大公約數。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順應世界歷史發展趨勢的必然要求。歷史總是按照自己的規律向前發展,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擋歷史前進的車輪。馬克思恩格斯早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就指出:“各個相互影響的活動范圍在這個發展進程中越是擴大,各民族的原始封閉狀態由于日益完善的生產方式、交往以及因交往而自然形成的不同民族之間的分工消滅得越是徹底,歷史也就越是成為世界歷史。”歷史和現實日益證明這個預言的科學價值。當今時代,經濟全球化大潮滾滾向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深入發展,全球治理體系深刻重塑,國際格局加速演變,和平發展大勢不可逆轉。人類交往的世界性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深入、更廣泛,各國相互聯系和彼此依存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頻繁、更緊密,和平、發展、合作、共贏已成為時代潮流。世界退不回彼此封閉孤立的狀態,更不可能被人為割裂。一體化的世界就在那兒,誰拒絕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也會拒絕他。世界各國只有順應歷史大勢,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才能實現共同發展、共享繁榮。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應對全球性問題的必由之路。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際環境日趨復雜,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增加,世界經濟低迷,發展鴻溝日益突出,地區沖突頻繁發生,單邊主義、保護主義、霸凌行徑明顯上升,恐怖主義、難民危機、生物安全、氣候變化、重大傳染病等全球性挑戰此起彼伏,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國際格局調整,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威脅層出不窮,人類面臨嚴峻挑戰。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任何國家都不能從別國的困難中謀取利益,從他國的動蕩中收獲穩定。如果以鄰為壑、隔岸觀火,別國的威脅遲早會變成自己的挑戰。”世界各國只有通力合作,攜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才能有效應對各種風險挑戰,維護人類共同家園,建設更加美好的世界。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經過實踐證明的正確選擇。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事要去做才能成就事業,路要去走才能開辟通途。”為了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我們鍥而不舍、馳而不息地進行努力。比如,實施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發起創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設立絲路基金,舉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杭州峰會、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等。特別是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過程中,中國同世界各國攜手合作、共克時艱,以實際行動幫助挽救了全球成千上萬人的生命,彰顯了中國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真誠愿望和大國擔當。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已被多次寫入聯合國文件,國際社會高度評價中國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實踐,普遍認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完全符合聯合國憲章的基本原則,是對全球治理的重要貢獻。正如第71屆聯合國大會主席彼得·湯姆森所說,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人類在這個星球上的唯一未來”。

世界好,中國才能好;中國好,世界才更好。中國共產黨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的黨,也是為人類進步事業而奮斗的黨。我們將一如既往為世界和平安寧作貢獻,一如既往為世界共同發展作貢獻,一如既往為世界文明交流互鑒作貢獻。世界命運握在各國人民手中,人類前途系于各國人民的抉擇。中國人民愿同世界各國人民一起,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條人間正道上攜手前行,共同創造更加繁榮美好的世界!

裸体无遮挡精油按摩